因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翻红郑希怡不怕人生的大风大浪

参加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“翻红”

郑希怡:我不怕人生的大风大浪

羊城晚报:节目里,哪位姐姐给你的印象前后差别最大?

打响凤二客家山歌品牌

谈初心: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

谈挑战:在困难中越来越自信

羊城晚报:出道这么多年,《姐姐》的辛苦和挑战程度可以排在艺人生涯第几名?

羊城晚报:身为女艺人,对年龄有什么感触?

郑希怡:生完女儿后,我一直跟自己说,做了妈妈我要比以前更健美,所以一直坚持运动,“保持身材”是我这一生都会坚持的事情。

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实习生 张晓芬

昔日的猪栏、鸡舍摇身一变成了村史馆、咖啡厅、图书屋;从前小溪边的垃圾房如今变成一座古色古香的休闲凉亭……昨日,记者走进从化区凤二村,曾经破旧的农村焕然一新,“颜值”刷新的同时又保留了浓浓乡愁。

羊城晚报:产后复出仍然状态大勇,有什么秘诀分享吗?

羊城晚报:快40岁才来成团,会不会觉得太晚?

养殖凤凰鸡促进农民增收致富

郑希怡:第四次公演时,我想选宁静组,并没有让蓝盈莹,我只是没有选择的机会,而她有优先选择的机会。选歌时,我的确没有争取原来想选的《独上C楼》,是因为想挑战自己,所以选了《缘分一道桥》。我不想在这个舞台上打安全牌,想挑战一下以前没唱过的歌曲类型。

郑希怡:宁静姐,一开始以为她应该挺难相处的,没想到现在她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小女孩,很可爱。

由芒果TV推出的大龄女团成长综艺节目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(以下简称《姐姐》)正在热播,节目因聚焦了30位年龄30+的女艺人的成团之路而话题不断。8月28日,该节目将播出总决赛。近日,成功晋级总决赛的郑希怡接受了羊城晚报等媒体的采访,畅谈自己参加节目以来的感受。

打造独具魅力的客家核心区

郑希怡:之前觉得演艺圈对女艺人的年龄要求很苛刻——你只有一小段时间可以演青春偶像剧,之后就要去演“妈妈”或其他角色。但是在这个节目里面,我看到30+、40+、50+的女性都非常精彩,大家都有很多东西值得学习,每一个年龄段的女性都有独特的光芒。

羊城晚报:“成团”对你来说重要吗?心态有变化吗?

羊城晚报:接到《姐姐》邀约时有犹豫过吗?想过自己会走到总决赛吗?

郑希怡:我以前确实经历了一些高低起伏,但每个人不都一样吗?大家都在接受考验,也正是因为经受住这些考验之后,你才会觉得“原来我可以”。我不只在这一个舞台上“乘风破浪”,我的整个人生都在“乘风破浪”。我不怕那些大风大浪,我可以跨过去。

羊城晚报:你对“翻红”这个词怎么看?

何为7700代码?应答机代码“7700”表示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,遇到了特殊紧急情况。当机长调节到这个编码时,该架飞机会在空管屏幕上单独标识出来。

羊城晚报:你觉得女性该如何摆脱年龄焦虑?

郑希怡:女艺人“红”很重要呀,只有红了,才更有商业价值,才有更多选择工作的权利。

乡村振兴,产业振兴是重点。凤二村养殖凤凰鸡有几十年的历史,在双凤山下跑,喝着山泉长大,养足260天,鸡肉品质高,皮爽肉滑。过去,大多以村民散养为主,难以形成品牌效应。今年年初,村里成立了凤二旅游经济发展有限公司,引入了凤凰鸡标准化生态养殖技术,以生态林下圈养为基础,用五谷杂粮、野草、虫、蚁喂食,打造生态养殖基地。

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韵桦

羊城晚报:“挑战自我”和“接受自我”哪个更重要?

创建美丽乡村不仅是“面子”工程,更需要发展思路和制度上的转变。李学超表示,凤二村在改造中创新了一批制度——江埔街垃圾清运管理制度、凤二村卫生和绿化长效管理机制、凤二村卫生保洁制度、凤二村村规民约、农村自建房管理机制、村民议事制度等,这些制度都为美丽乡村建设提供良好的保障。

“山清水秀好风光,深山旷地最好客,村委干部能力强,文明新村建设好,旧屋变成新楼房,党的恩情记心上……”今年元旦,凤二村举办了一场热闹非凡的“客家山歌邀请赛”,吸引了不少游人前来观看。

羊城晚报:经历过好些人生波折后再翻红,有“乘风破浪”的感觉吗?

凤二村是纯客家村,唱山歌是这座小山村祖辈传承下来的文化。没有系统学习,也没有专人传教,凤二村的妇女们只是听长辈们哼唱山歌,就潜移默化地学会了唱山歌。前几年,凤二村村民自发组建起“凤二山歌群”。最初只是每逢节日在村里表演,活跃气氛,后来慢慢地发展到去别的村对唱,甚至走出从化表演。

羊城晚报:你受伤后一度崩溃大哭,是担心拖累其他队员吗?

郑希怡:一开始,我觉得成团是比赛最好的结果。但现在觉得成不成团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我们就是一个30人的团,我们会互相为对方着想,这已经超过比赛的意义了。

“凤凰鸡品质优、口碑好,让我们看到了发展潜力。”李学超介绍,自去年改造以来,凤二村以客家文化为底蕴,形成企业主导、市场化运营的小镇发展模式。引入从化凤凰鸡产业发展项目,以“公司+基地+农户”的模式,开展分批次参与从化凤凰鸡产业扶贫项目。

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钻莹 通讯员江楚君

凤二村积极招商引资,加强与农旅公司合作,指导村民建成“凤荷人家”农家乐和打造“不言居”石屋民宿;农业创新创业孵化基地与华隆公司合作“定制式”种养业荔枝嫁接工作也逐步成型,有力带动凤二村特色旅游经济发展。同时,因地制宜打造特色乡村客家山歌文化产业,以农业、旅游、文化产业相融带动全村经济发展,促进农民增收致富。目前,村里共投入5000多万元完成牌坊、凤凰广场等17个项目建设,为村民打造良好的居住环境。

羊城晚报:在选队员和选歌的环节你把机会让给了其他姐姐,有网友觉得你不积极争取,你怎么看?

郑希怡:有,非常犹豫。我在想,我凭什么被别人点评?但如果错过了被别人点评的机会,我又怎么知道要去拼命呢?我不拼命,就不会知道自己能这么优秀。老实说,来之前真的不敢想自己能进入总决赛。

郑希怡:我膝盖扭伤之后完全跳不了舞,受伤是小事,会好,但是那是在公演前一天受伤的,完成不了舞台表演,我很愧疚,觉得对不起队员。

在邀请赛上,凤二村村民范观金母女二人现场对唱了一曲《田心围村好地方》,原生态的山歌赢得现场观众的阵阵掌声。

乡村振兴,生态宜居是关键。凤二村驻村第一书记李学超表示,以前,凤二村环境“脏乱差”问题突出。后来,凤二村进行农村人居环境整治,遵循“科学布局,突出特色”原则,结合总体规划、城镇发展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,立足当地绿色生态资源、产业基础,深入优化美丽乡村建设规划,利用原凤凰河和田心围的建设用地,建设休闲书吧、村史馆和亲水活动平台,通过完成“七化五个一”工程,优化农舍改造、景观整饰,打造独具魅力的客家核心区。村子升级改造后环境焕然一新,今年已累计吸引众多游客前来游玩,带动了农副产品销售、餐饮消费、村民劳务等收入超10万元。

飞机在飞行途中遇到一台发动机发生故障,无法正常提供推力,简称空中单发失效。单发失效是模拟机训练必须项目,并且附近备降场充足,无需较大担心。

郑希怡:暂时排第一,这是我做过这么多节目中最辛苦的。体力方面,在四个月的录制时间里,因为疫情缘故,我回不了家,一直待在长沙。我们一直在训练,强度很大,实际训练时间比节目组预期的时间更长。精神方面,因为是比赛,所以会有被淘汰的压力,每当看到有姐姐被淘汰时,我心里也特别难受,甚至无法专注于后面的选歌环节。

乡村振兴,既要塑形,也要铸魂。为深挖凤二村文化内涵,凤二村以客家文化要素——山歌为纽带,在村中央的姻缘桥两头分别修建了男女对歌台,留住这一文化符号。为促进传统文化传承和发展,凤二村还投入10万余元成立山歌文化传承基地,培养周边的孩子们唱山歌,致力于打响凤二客家山歌品牌。

郑希怡:是的,有些年纪比较小的观众以为我是演员,不知道我以前是歌手,更不知道我的性格是怎么样的。但在《姐姐》中,大家可以看到舞台下面的另一个我,可以认识到更真实的郑希怡。

谈人生:一直都在“乘风破浪”

郑希怡:大家都称我是“已婚少女”,我也从未觉得自己年龄很大。在人生当中,做什么事情都不算太晚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羊城晚报:很多内地观众因为这档节目才认识你,有感觉自己受到了更多关注吗?

郑希怡:要挑战自我之后,才能够更加接受自我。每一次的舞台都很不一样,一开始想做自己比较擅长的唱跳,之后就很想突破自己,唱rap、打碟、打鼓……我确实挑战了自己,也取得了很满意的结果。人就是要在不断的挑战中,逐渐看到自己的无限可能。

根据“航迹云拍”微博发布的返图观察,飞机并没有使用全襟翼,左侧发动机没有尾流,证明左发应处于停车的状态,具体原因不详。

郑希怡:我在29岁时焦虑过,30岁对女人来说是一个坎,但过了之后就会觉得没什么。女性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爱自己,活在当下,能够做到这几点的话,在各个年龄段都不会感到焦虑。